當前位置: 中國教育 > 滾動新聞 >

做怎樣的父母,樹何等的家風

來源: 光明日報 | 作者: 張勝、王斯敏 | 時間: 2021-04-15 | 責編: 徐虹

編者按:義方既訓,家道穎穎。古今中外,如何發揮好父母與家庭的作用,教育孩子成為一個健康優秀的人,是人們始終求解的一道“考題”。而在教育的外在環境、內在理念、溝通方式、時代要求都發生深刻變化的今天,怎樣做好父母、樹好家風、引導好孩子,答案變得更加復雜而多維。

“家庭不只是人們身體的住處,更是人們心靈的歸宿”“無論時代如何變化,無論經濟社會如何發展,對一個社會來說,家庭的生活依托都不可替代,家庭的社會功能都不可替代,家庭的文明作用都不可替代”……近日出版的《習近平關于注重家庭家教家風建設論述摘編》中,習近平總書記的反復囑托,引導我們深入思考為人父母、子女教育的問題。光明智庫特邀專家探討交流,陪伴廣大父母走好這段路。

【思想茶座】

本期嘉賓

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兒童研究所所長 孫宏艷

北京大學心理與認知科學學院教授 蘇彥捷

浙江大學社會科學研究院副院長、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 張 彥

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性別與家庭社會學研究室副主任、副研究員 施蕓卿

“小時候爸媽對待我的經驗,“照搬”過來已經不適用了”

——時代在變、孩子在變、自身境遇在變,父母面對的“考題”怎樣變?

光明智庫:獨立自我的“Z世代”、壓力重重的“打工人”、網絡時代的“后喻文化”、難以掙脫的“雞娃”大潮……隨著時代變化,今天對家庭文化、家風家教的要求產生了哪些變化,父母們面臨著怎樣的新考題?

孫宏艷:今天的家庭結構,已經發生了很大變化。過去大家庭居多,三世同堂甚至四世同堂,一個家庭的家長無論在經濟、生活還是思想上,都具有很高的地位,有很強的威嚴感。而當今社會以核心家庭居多,這樣的小家庭不需要那么嚴格的秩序感,家庭氛圍更為輕松。同時,生活在家庭中的個體也發生了很大改變。尤其是作為網絡時代原住民的年輕人,追求平等、獨立思考的意識更加強烈。

從外部變化看,經濟社會結構越來越多元,家庭的養育觀念和目標也變得多樣化。比如,過去家長多以孩子考上好大學為第一追求,現在成長成才的路子很多,家長們的選擇空間客觀上也更大了。

家長們要跟得上這些內在與外在的變化,才能更好地承擔起家庭教育的責任。

張彥:在技術躍遷和全面放開二孩的時代背景下,父母們面臨著角色重塑與關系再造的新考題。

一方面,新技術與新媒介一定程度上解構了父母在學習知識方面的權威,取而代之的是數字鴻溝下的文化反哺,“我比你更會、更快”的現象成為對父母的新考驗,一些家長對于新的交往工具、媒介功能、網絡語言等,遠沒有孩子掌握運用得熟練?!昂笥鲿r代”已經到來,面對“術”之劣勢,如何加強“道”之引領,在“知識—智識”的教育內容轉變、“單向度灌輸—多邊交流”的教育模式轉換中重塑自身角色,是父母們應該思考的問題。

另一方面,對于很多80后、90后“雙獨”父母來說,工作和家庭左右為難的自我拉扯感、學區房熱與“雞娃”大潮下的教育焦慮讓他們缺乏獲得感與安全感,因而在建立、維系親子關系時難以輕裝上陣。同時,“雙獨”父母缺乏對兄弟姐妹之情的情感記憶和建立手足之愛的現實經驗,因此,當二孩來臨,很多父母只能“趕鴨子上架”,客觀上增加了子女教育的難度。

“我只能干瞪眼,甚至和他“大眼瞪小眼””

——為什么父母給不了孩子高質量陪伴?

光明智庫: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間,出現了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——很多父母平時總抱怨沒時間陪孩子。但在與孩子朝夕相處的宅家時期,卻又無話可說,大眼瞪小眼、甚至“橫挑鼻子豎挑眼”。這暴露了今天父母與子女相處時的哪些“短板”與困惑?我們可以從疫情期的家庭生活中得到怎樣的啟示?

張彥:“疫情期間不要和家人吵架”的話題一度登上微博熱搜;多次與父親爭吵,倔強少女離家出走溜進醫院;學校開學“神獸歸籠”,寶爸寶媽愁容變笑容……疫情期間,家庭生活成為網絡高頻詞。居家生活、居家工作、居家學習打破的不僅是習以為常的生活秩序,也是父母與子女的空間邊界和心理邊界。朝夕相處間,隨著親子關系黏性不斷增強,父母與孩子在生活作息、思維習慣、溝通方式、情緒處理等方面的差異被放大化,矛盾也隨之尖銳化。

要為孩子提供高質量陪伴,關鍵是要把握好親子間的界限倫理,在尊重自主性的基礎上,預留父母和子女在物理和心理上的獨立空間,并且使這種空間與外界保持一定的界限。在子女成長中,父母不能“缺位”,也不該“越位”,既要呵護關愛子女,增加對孩子的有效陪伴,也要尊重子女的人格和成長需求,防止為孩子包辦一切,要允許孩子在自己房間“半天不知道在干啥”;對于子女來說,在加強與父母情感聯結的同時,也要嘗試逐步從高度卷入的家庭生活中后撤,形成自我的生活邊界和獨特的生命價值。

施蕓卿:家長之所以給不了孩子高質量陪伴,關鍵在于今天無處不在的競爭致使所有社會資源高度向下集中,父母和孩子的壓力都太大,父母自感“為了孩子”而犧牲了太多自己的生活,心態有所失衡。加上市場化邏輯的滲透,無論學校還是培訓機構,各個場景都在催促關注“績效”,以至于父母雖然在陪孩子,但更多是陪在培訓班門外,陪在寫作業的書桌旁,陪著督促孩子“高產出”,難以回到自然、放松、相互感受彼此的生命聯結的狀態。

還有個重要原因——公共生活的減少?,F在的孩子在學校被各種規則約束,課外時間被各種培訓占據,加之城市居住環境中鄰里疏離,家里兄弟姐妹少,使他們和同齡人之間有意義的互動時間很少。對孩子的高質量陪伴不該局限在家庭內部,而是要走出私人狀態,比如約上幾戶家庭踏青,讓孩子們、大人們在寬松的氛圍下嬉戲玩耍、談天說地,這是一種整合度更高的、有效的陪伴。

孫宏艷:怎么才能高質量陪伴孩子?一是要有現代的教育理念。比如說,孩子們喜歡動漫、數字閱讀、電子游戲,家長怎么看待這些休閑需求?這直接影響到與孩子相處的方式。二是要有科學的教育方法。比如,當孩子使用電子產品時間太長,家長怎么勸告?如果只能靠吼叫、瞪眼,效果可想而知。三是要有健康的心態。家長的心理健康影響著一個家庭的整體氛圍。家長心態陽光、平和,對孩子才能溫和耐心。四是要有良好的生活方式。很多家長把家庭教育看成了知識教育,把家庭變成了第二課堂,自己變成了“二老師”。實際上,家庭教育給孩子最大的影響是生活的熏陶,例如按時作息、合理飲食、積極休閑、熱愛運動等,這些對孩子的影響是奠基性的,也是持續一生的。

蘇彥捷:當家庭教育遇到問題時,家長們總是很焦慮。原因大體分為兩種,一種是父母對一些事情不清楚,即“不知”,對孩子生理發育、心理發展不夠了解;還有一種是父母知道太多了,即“過知”?,F在社會上有關家庭教育的培訓、講座多如牛毛,父母獲取了很多相互沖突的信息,卻不知對錯、不知如何“安”在孩子身上,往往更迷茫。因此,從態度上講,如果我們不夠了解,就要去了解孩子;如果我們知道很多,就要因材施教。

“首先要做一個讓孩子尊敬的人”

——父母的“自我成長”如何完成?

光明智庫:聯系父母和孩子的不只有親情之愛,還應該有父母對孩子的扶助、引導、精神照拂,有孩子對父母的情感認同和價值認同,以及隨之而來的理解、信任和言行“追隨”。如何做一個令孩子尊敬、愿意交心,甚至被引為榜樣的父母?

張彥:《2018年中國小學生家庭教育白皮書》以“蜜糖系”“爆椒系”“薄荷系”“黑咖系”“鴨梨系”“如鹽系”六個關鍵詞描繪了中國父母的育人群像。其中,“薄荷系”父母的提法讓人“提神醒腦”、備受啟發。而要成為“勤于提點、高效陪伴、良師益友”的“薄荷系”父母,成為一個讓孩子尊敬的人,核心要義在于“做好你自己”,不要總沉浸在強烈的付出感甚至犧牲感里面。

在很多中國父母的價值排序中,“孩子的事比天大”。父母自我感動式的自我犧牲與獨自隱忍,一方面主動賦予了自身主導親子關系的合理性,另一方面也使孩子被動承受著沉重的情感包袱。必須認識到,“父母”只是我們眾多的社會角色之一,只有在自我的確證與回歸中,才能保持親子關系的合理張力;也只有“做好你自己”,我們才能更好地適應“父母”這一角色的內在期待,在潛移默化中引領孩子的成長。

孫宏艷:父母對孩子的影響是正向還是負向,很大程度上取決于父母的自我成長。家長首先要有畢生發展的意識,既要照顧好孩子,也要照顧好自己,要有自己的生活目標和生活樂趣;可以為孩子的成長鼓勁、歡呼,但不要把孩子的目標當成自己的目標。家長要抽出時間學習知識、培養興趣愛好,豐富心靈,在孩子面前保持魅力和吸引力。不僅要讓孩子看到父母的價值,自己也要給自己一片天空。

蘇彥捷:說到父母的“自我成長”,我想到前段時間網上熱議的“父母持合格證上崗”一事。雖然很多父母表示能夠理解孩子所處成長期的特殊性,也知道很多溝通方式不合理,但很多人仍不清楚如何不造成傷害地與子女交流。對此,有幾點需要注意。

首先,要和孩子平等相處,尊重孩子,收起高高在上、板起面孔說教的架子,讓孩子愿意向父母吐露心聲。其次是陪伴與鼓勵。不能只享受孩子優秀的果實,卻不付出,這種付出包括教育投資,更包括對孩子的心靈陪伴和精神鼓舞。最后,是言傳身教,以身作則。父母的言行是孩子學習的最直觀教材,不但能增強說理的感染力,還能讓孩子因父母而自豪、因自豪而模仿。

“最好的教育資源不是學區房,而是家長的教育觀”

——怎樣教孩子?教孩子成為什么人?

光明智庫:焦慮的時代,焦慮的父母,“不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”的觀念愈演愈烈。家長明白分數不是唯一,卻仍然在潮流裹挾中不斷為了升學、名校而“快馬加鞭”。孩子身上除了“會答題、得高分”之外,有哪些更寶貴的東西?父母該如何去發現、呵護這些種子?

孫宏艷:也許有的家庭教育很“成功”,但是孩子不快樂,長大以后也不感到幸福。因此,家長要注意四方面素質的培養,讓孩子有能力獲得幸福。

第一,品德。美德是幸福的土壤。正確價值觀的教育,能讓孩子的眼睛看到幸福,讓孩子的心感受到幸福。第二,品位。每個家庭條件不同,每個孩子未來要走的路也不同,這就需要孩子有一雙發現美好的眼睛,而能夠擦亮這雙眼睛的,就是品位。第三,自尊。擁有自尊,才能自信、自強。要讓孩子生活在陽光、積極的心態中,認識自己、尊重自己。第四,情緒。穩定的情緒對青少年的個體認知、社會性發展、人格發展影響重大,父母給孩子的珍貴禮物,就是讓孩子在愛與引導中擁有健康、良好的情緒質量。

張彥:今天的孩子,往往處在“泛愛”和“乏愛”并存的教養環境中。時間的商品化占據了父母的價值認知,生活的加速化抑制了父母的情感表達,“管好你自己”“少管閑事”等“缺愛”話語阻斷了孩子與他者建立同理心、共在感的社會化過程。作為父母,我們要善于挖掘生活中的教育資源,以日常事、分內事、身邊事等有意識地培養孩子對自己、對家庭、對社會的責任感,在以小見大、深入淺出中涵養好品德,成為“真正的人”。

施蕓卿:面對不斷蔓延的教育焦慮,父母要為孩子“撐起一把傘”,為他們擋住一些壓力、留下一點時間。不過,家長為孩子“留白”是需要勇氣的,這就要有更多公共支持。說到底,我們是要一個面向未來的孩子,還是一個面向過去的孩子?面對一個大變革的時代,重要的是要有健康的身體,有生活的能力、與人交往的能力、解決問題的能力。父母要保持一種開放的、與世界對話的心態,并將其傳遞給孩子,開拓他們的眼界,培養他們的適應力。

“一個家庭的家風,就是幾代人的精神標識和心靈“密碼””

——新時代需要怎樣的家風?怎樣以億萬家風撐起全社會的好風氣?

光明智庫:回憶起革命志士、科技英杰、凡人楷模,我們總被一封封家書、一條條家訓所打動。這些載體背后,是芳香馥郁、流淌傳承的家風。新時代,應該有什么樣的家風?該怎樣涵養和傳承這種家風,讓孩子們愛家愛國、堪當重任?

蘇彥捷:發展心理學教我們從“認識自己”到“發展自己”,最終成為“更好的子女”“更好的自己”和“更好的家長”。這其實就是家風的傳承,而傳承中最重要的部分,是共同成長?,F在的孩子會崇拜一些流量明星,要看到,樹立偶像其實是他們探索自我的一種方式,這個過程需要家長和孩子共同學習、共同成長,和孩子做朋友,同時做好榜樣,帶給孩子正確價值觀。

孫宏艷:為什么說“家庭是孩子的第一課堂”“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師”呢?撐起這兩個“第一”的,并不是父母本身,而是父母共同構筑的家庭文化和家風。通過家風和家庭文化涵養孩子的性格與習慣,需要注意兩點:家長首先要修正自己的價值觀,因為父母的價值觀與相應言行會長久地留在孩子的記憶中,影響他們未來的生活。同時,要在每個生活細節里營造家風,注重培育孩子的主體意識,與孩子平等相待,一起在生活中構建家風、家規、家訓等家庭文化與規范。

張彥:新時代的家風建設,首先要倡導愛國愛家。父母要善于把握教育契機、優化教育方法,講好歷史故事、家風故事和時代故事,幫助孩子認識家與國的關系。要提升好家風好家訓的社會功能,倡導向上向善、共建共享的價值引領,實現家庭美德、個人品德與社會公德的有效銜接。新時代優良家風建設,離不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建設。只有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在社會場域中蔚然成風,才能在家庭里涵育生根,形成良性循環。

(記者張勝、王斯敏采寫)

日本黄色动作A级特级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