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中國教育 >

朱永新教師節致辭:創造與幸福同行的旅程

來源: 中國網 | 作者: | 時間: 2021-09-10 | 責編: 曾瑞鑫

在第37個教師節之際,民進中央副主席、新教育實驗發起人朱永新發表了題為《創造與幸福同行的旅程》教師節致辭,向所有新教育同仁送去節日問候。

圖:民進中央副主席、新教育實驗發起人朱永新教授

全文如下:

創造與幸福同行的旅程

——2021年教師節致辭

親愛的新教育同仁:

光陰似箭。一轉眼又是教師節。

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,我們每個人有所不同嗎?

人生不過百年,每個人的歲歲年年再長都是短暫的,如何才能延展自己的歲歲年年呢?

我想,最簡單、最便宜、最有效的方法,還是閱讀。

再偉大的人,我們每個人的生活的時間、空間總是有限的。

通過閱讀,我們能夠穿越時間空間的限制,看見不同的生活,不同的風景,不同的人生。

通過閱讀,我們不需要自己嘗試錯誤,只需要通過觀察別人的生命、了解別人的活動,就能增長自己的智慧。

通過閱讀,我們又跟隨著作者的足跡,去探索更多前人的足跡。因為幾乎不可能有人沒有讀過書而寫作,幾乎所有書中,都殘留著千絲萬縷的智慧烙印,那是作者所讀過的著作。

通過閱讀,我們自己也逐漸豐盈,越來越想表達。我們也嘗試記錄自己的生活、自己的思考……人類的智慧,其實也是這樣逐步積累發展起來的。

前幾天,剛剛讀完美國一個知名出版公司Hyperion Books的總編輯威爾.施瓦爾貝的著作《為生命而讀》。作者寫道:

當我們問別人“你在讀什么書?”時,有時我們會發現我們的相似之處,有時我們會發現我們不同的地方,有時我們會發現被隱藏的共同愛好;有時我們會打開探索新世界新想法的大門。當懷著真誠的好奇心時,“你在讀什么書?”并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;這其實是在問“你現在是誰?”“你正在變成誰?”

對于這個問題,我心有戚戚。

我們與朋友見面時,噓寒問暖打招呼,經常會問:“最近去哪兒啦?”“最近忙什么啦?”一般很少會問:“最近你在讀什么書?”

施瓦爾貝舉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:有一位奶奶與外地的孫子定期打電話,通常問他學校怎么樣,今天過得好嗎?孫子總是簡而言之:很好,挺好的,沒有什么,沒事。但是有一天奶奶問:最近在讀什么書?孫子告訴她剛剛開始看《饑餓游戲》。這是一本反烏托邦的青春系列小說。奶奶第二天就去買了這本書讀。下一次電話的時候,奶奶與孫子一起討論書中的內容,討論人類需要面對的關于生存與毀滅、忠誠與背叛以及善于惡等重要的問題。兩個人有了共同的語言。作者說,當他們討論《饑餓游戲》的時候,他們已經不只是祖母和孫子的關系了,而是“兩個走在同樣旅程上的讀者”。

其實,以書為橋,不僅僅是我們和書之間、讀者與作者之間的交流。以書為橋,更可以成為我們老師與老師之間,老師與學生之間,老師與親朋之間的交流,會創造出更加和諧的關系——這也就是我一再強調的:共讀。

“最近在讀什么書?”“有什么好書推薦嗎?”這樣的問題,已經不是簡單的寒暄,其實,也是在搭建一個真正的精神的橋梁。

書是橋。好書是一座寬闊而堅固的智慧之橋。它寬闊得足夠容納所有人,哪怕一本童書,也能夠深刻撫慰成年人的身心;它堅固得千古屹立,一部《論語》就至今熠熠生輝。

共讀,就是共同走上這座橋,成為同行者,去領略一段同樣的風光。

共同的閱讀才能擁有共同的精神家園,共同的語言和密碼,也才能真正親近彼此的內心世界。正如施瓦爾貝說的那樣,“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,它可以改變生活,為被文化、年齡、時間和空間分割的人們創造一個共享的宇宙?!?/p>

親愛的新教育同仁,我們經常說,一個人走,可以走得很快;一群人走,才能走得很遠。

“你在讀什么書?”也是可以對自己提出的問題。它會提醒我們,我們的靈魂需要洗澡,我們的頭腦需要吸氧,我們的人生需要滋養。

在教育的路上,我們需要更多的朋友一起行走,彼此溫暖。那么,就需要我們用心尋找走在同樣旅程上的朋友,就需要我們一起閱讀,一起行走,一起交流。

閱讀,本身就是幸福。閱讀所汲取的智慧,會幫助教師以增效而減負,創造更多幸福。

這些年來,因為閱讀,我結識了許許多多同行的朋友。在彼此分享幸福的同時,我們還以“中國閱讀三十人論壇”等行動,共同推進全民閱讀。

愿我們共同閱讀,一起為自己的人生,主動創造一段又一段幸福的心靈旅程!

你的朋友:朱永新


日本黄色动作A级特级片